專欄

歸來吧,不要太晚!

2019年,恰逢五四運動100周年。多年來,一代代青年將智慧和青春奉獻給祖國,其中不乏心系祖國和平統一事業的愛國青年。青年“很小康”在讀習近平總書記在《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重要講話后有感而發,作詩《歸來吧,不要太晚》,表達兩岸70年間“一水之隔、咫尺天涯”的鄉愁,並堅定臺灣一定會回到祖國母親懷抱的信念。

歸來吧,不要太晚——讀習近平總書記在《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重要講話有感(紀念五四100周年詩歌創作征集活動原創詩歌)

作者 很小康
朗誦 很小康 鐘小婧

七十年,
曾經的媽港、
守夜的黃豹、
防海的健將、
后門上的一把鐵鎖、
母親的幼女九龍、
兩個孿生的兄弟,
他們都回家了,
正依偎在母親的懷里取暖。
只有你,
東海的珍珠一串,
依然在外流連難返。
可全世界都知道
你的母親每夜每夜,
想你、念你、呼喚你,
歸來。
不要太晚。

七十年,
一水之隔、咫尺天涯。
吞沒了你的郵票、你的船票、你的墳墓,
是小小的、窄窄的、矮矮的鄉愁。
埋葬了你的那一灣淺淺的海峽,
卻是深深的鄉愁。
直到
一座迎面飛來的遠山,
把你撞成了嚴重的內傷。
凋殘的杜鵑也在咯血,
以火發音的鷓鴣,
啼聲在冒煙。
你被燒得雙目盡赤,血脈賁張
你流淚,你悲鳴!
故鄉不可見兮,
永不能忘!
你哀號,你嘶喊!
大陸不可見兮,
只有痛哭!
你慘笑,你嚎啕!
天蒼蒼,野茫茫,山之上,國有殤!
可全世界都知道
你的兄弟每夜每夜,
想你、念你、呼喚你,
歸來。
不要太晚。

拂曉時,
母親和兄弟在等你,再到拂曉。
黃昏時,
母親和兄弟在等你,再到黃昏。
炮聲響過后,
母親和兄弟在等你,看煙花綻放。
骨肉分離后,
母親和兄弟在等你,共家國團圓!
是你的母親和兄弟在等你啊,用了世界上最輕,最輕的聲音,
輕輕地喚你的名字,每夜每夜……

我們的臺灣,
歸來吧,
不要太晚!
我們的臺灣,
歸來喲,
一定,
不會太晚!

(謹以此詩向聞一多、余光中、洛夫、于右任、紀弦致敬!)

注釋:

1.“曾經的媽港、守夜的黃豹、防海的健將、后門上的一把鐵鎖、母親的幼女九龍、兩個孿生的兄弟、東海的珍珠一串。”
——詩句化用近代著名愛國主義詩人聞一多于1925年3月創作的組詩作品《七子之歌》。“七子”是指當時七個被割讓、租借的地方:澳門、香港、威海衛、廣州灣(現廣東湛江)和九龍、旅大(旅順、大連)、臺灣。

2.“你的郵票、你的船票、你的墳墓,小小的、窄窄的、矮矮的鄉愁,一灣淺淺的海峽。”
——詩句化用現代著名詩人余光中于1972年創作的一首現代詩歌《鄉愁》。借郵票、船票、墳墓、海峽這些實物,把抽象的鄉愁具體化,概括了詩人身在臺灣,心對祖國的綿綿懷念。

3. “一座迎面飛來的遠山,把你撞成了嚴重的內傷。凋殘的杜鵑也在咯血,以火發音的鷓鴣,啼聲在冒煙。你被燒得雙目盡赤,血脈賁張。”
——詩句化用現代著名詩人洛夫于1979年3月訪問香港時創作一首抒情詩《邊界望鄉》。當時洛夫在余光中的陪同下,去邊界落馬洲用望遠鏡看大陸,洛夫離鄉三十年,近在咫尺卻過不去,有家不能歸,近鄉情怯。于是寫下了此詩,表達其游子懷鄉咫尺天涯的傷痛、落寞和無奈。

4.“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大陸不可見兮,只有痛哭!天蒼蒼,野茫茫,山之上,國有殤!”
——詩句化用中國近現代政治家、教育家、書法家于右任于1962年1月24日創作的著名愛國詩作《望故鄉》。此詩因為原作沒有題目,所以歷來有幾種詩目:《望故鄉》《望大陸》或《國殤》。該詩作發表于1964年11月10日,詩作發表當天,于右任先生在臺北謝世。這是于右任老先生眷戀大陸家鄉所寫的哀歌,其中懷鄉思國之情溢于言表,是一首觸動炎黃子孫靈魂深處隱痛的絕唱。

5. “用了世界上最輕,最輕的聲音,輕輕地喚你的名字,每夜每夜。”
——詩句為當代著名詩人紀弦所作的一首愛情詩《你的名字》里的原句,選自《臺灣現代詩選》,該詩運用了反復和比喻的修辭手法,深情的訴說了對愛人的愛戀。此處用以體現祖國母親和兄弟省市對臺灣的深情厚愛。

游勝鈞;游胜钧;指動傳播科技;指动传播科技;指傳媒;指传媒;華民通訊社;华民通讯社;民生新聞網;民生新闻网;游勝鈞;游胜钧;指動傳播科技;指动传播科技;指傳媒;指传媒;華民通訊社;华民通讯社;民生新聞網;民生新闻网

更多 專欄